在台南讀書時開始接觸佛學。課餘曾到開元寺一遊,問起一位師父:想讀佛經,應從哪一本讀起?他說:楞嚴經很適合學生閱讀。他從寺裡的書架上拿出5本精裝的楞嚴經講話,要價600元。我當時身上只有300元,本想回去拿錢再來;剛好一位婦人聽到我們的對話,願意幫我付另外300元,師父也說:就讓她做做功德吧!隨即教我說「阿彌陀佛」答謝她。這是我學佛的因緣起始。


隨後,讀了心經、金剛經等,也看了一些佛學論說,而對於佛典中的解讀,卻有各種不同的論說,覺得納悶!只好自己讀起漢譯原典來。當時似懂非懂地唸,只覺得其中有味,生命的解答就在其中,但眼前依然一片茫然。


往後的人生裡,儘管也接觸過其他的人生哲學,但多來了又去,而佛學總陪伴在我身邊。隨著印刷業的發展,佛學書籍也愈來愈豐富。佛學的名相也愈來愈充斥心裡,一部經論看過一部經論,而自己也這麼覺得:想了解實相,就是要廣讀經論。


在台中讀書時,偶然看了阿含經,看到了佛經的平實一面,覺得新奇,原來佛陀也有這麼平實生活化的一面!但隨即又埋首回去大乘經典裡了。


而後再到中壢念書,佛經依舊是課業忙碌之餘的調劑。當唸完一遍八十華巖後,也曾感受了「不讀華巖,不知佛富貴」的體會。也曾想在禪宗公案裡,尋覓那一道靈現的佛光,卻有無限的挫折,而自嘆業障深厚,智慧淺薄。


曾到新竹獅頭山某寺住過一晚,在凌晨裡摸黑起床,體會那刻苦自律的晨課與早餐儀式。當與寺裡師父談起華嚴經,他簽名送我一本「大方廣佛華巖經普賢行願品」,就匆忙下山演講去了。下山後,與該名師父陸續通了幾封信,最後我問他:萬法歸一,一歸何處?他來信要我有空上山來談談。我後來沒有再上山,或許是害怕上山後就落髮為僧了吧!


校園側門可以直達中壢圓光禪寺,我常喜歡黃昏時跑步到禪寺,感受那佛寺莊嚴與寧靜的氣氛。看著佛學院的學生 三兩 成群漫步在田園間,相偕坐在水圳邊談話,那幅悠閒的畫面一直深印在心底,還一度想到佛學院裡去旁聽課程呢!


 中壢圓光禪寺


在與圓光禪寺相伴的日子裡,在助印的書籍裡,發現南傳佛學,阿姜查的一些著作:我們真正的歸宿、以法為贈禮、森林裡的一棵樹、我為何生於此、靜止的流水等書。那生活化的叮嚀法語,直接了當的警語開示,都有著他體悟的佛法智慧;讀起來讓人在生活裡受用不盡,也讓我想起那幾年前讀過的阿含經,似乎都有著相同的平實風格。


離開校園,進入職場後,在家庭與工作間,翻讀佛書的機會反而變少了。只依稀還記得那個在佛學裡的解脫夢想,也在觀望找尋那可以信賴的修行次第。或許因緣未齊,或許自我偏執過深,總難有與佛法契合相應的機會。


與同事張因為工作之緣故,一星期總會碰面一次,談話內容就從週遭的事物聊到佛學裡來,彼此交換學佛意見與心得,他當時也正在參加一個佛教團體共修。我們也互相介紹書籍閱讀,然後在聊天的氛圍下,彼此分享閱讀心得。我介紹給他阿姜查的著作,他就陸續送我不少書,如果我不同意書裡的看法,就會誠實告訴他。他會告訴我:靜坐禪修的真實體驗,讓我了解佛學思辦外的實際修行情況。有次談到「六識」時,他說: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都是體悟佛法的接觸點。我才恍然覺察到自己多年來竟只在「意識」上學佛,徒然認識了佛法的學理與邏輯而已。對於自己前五識的駑鈍,讓我心頭一驚,直覺寒毛倒豎,才開始在生活上學習起「感受」來。


他在三四年前送我一本書:葛印卡「生活的藝術」,我讀起來舒暢快活,應我的要求,他又買了幾本來送我的朋友。我把書裡的說法:「憤怒生起時,如實觀察憤怒,憤怒就會消除」,拿到生活裡來實驗,竟然非常管用!讓自己的生活平靜安穩許多。在那書裡有實際修習的方法:內觀,可以讓學者用來體悟佛陀的證悟。在上網查知了台灣內觀中心的相關訊息後,我有了修習的心動,告訴張:我想去參加內觀10日。問他要不要一起去。今年初的寒假裡,我們一起報了名,卻因為該梯次變更成女眾修習梯次,無緣參加。在張的積極催促下,這個暑假前,我們都順利地報了名,也都被錄取了,才有了這趟的內觀修習。


這趟的內觀課程,是從七月8日到19日。我在8日下午2點開車離家,由後視鏡看到小孩追著車子跑了幾步,心裡有些心酸,整路都開朗不起來。大約3點半到達六龜內觀中心,張也剛到達,他引導我把車子停在路邊,再一起去報到。填好資料後,這一期的助理老師:恆定法師帶我們去房間,我和張認識,所以分到不同房間。


這一期有7位舊生,8位新生;有剛要上大學的年輕人,也有七十多歲的老大哥。在晚間的課程開始前,助理老師提醒我們往後10天生活作息的5件基本原則:睡飽、吃飽、守戒、有智慧的用功、遵守神聖的靜默。當晚開始課程,首先教導「觀息法(Anapana」,9點後就寢,往後10天學員間將遵守神聖的靜默,不得交談。


每天的作息:4點起床,4點半到6點半早晨禪坐練習,6點半早餐,8點到9點禪堂共修,9點到11點自行禪坐練習,11點午餐,下午1點自行禪坐練習,2點半到3點半禪堂共修,3點半到5點自行禪坐練習,5點晚餐,6點到7點禪堂共修,7點 葛印卡 老師開示(錄音帶),開示後禪坐到9點,9點問題提答,9點半就寢。而一天3次的禪堂共修,學員必要參加;中午12點到1點,針對學員的個別問題,可以預約詢問助理老師。


我根據助理老師在課程開始前的提醒:「有智慧的用功」,把早晨的自行禪坐練習與下午1點的自行禪坐練習,拿來補充睡眠。我認真的禪坐時段只有上午8點到10點多,下午2點半到4點半,晚間的6點到9點。我算是這一期最不用功的學員了。


這裡的生活設施雖然簡陋,但任何生活用品應有盡有,我一來就很適應了。中午休息時段較長,我選擇在這個時段沐浴洗衣,而休息時間就在庭園裡散步。內觀中心坐落在東西兩面是山的平台上,荖濃溪經過東邊的美輪山下。每天太陽在美輪山的左側升起,大約中午前後,美輪山山頂就開始有雲霧生起,有時像是火山爆發般壯觀呢!中午天氣還是有些悶熱,但山裡多雲,常有陰涼之處。禪堂裡通風良好,禪坐的氛圍很好。我有被關起來度假的感覺,心情輕鬆愉快,想學些東西回去,但又有點擔心學不來,而也還是會想家啦!


課程的第一天(7/9)到第四天(7/12)上午持續練習觀息法。觀息法不同於「調息法」,並不刻意調整呼吸,只是自然地觀察呼吸,練習心的注意力。剛開始是觀察著呼吸進出,再來注意呼吸進出時,鼻子內外的感覺,最後感覺呼吸進出時,鼻孔以下,上嘴唇以上的任何感受。練習時才知道,心是如何思緒亂飛,必須時時提醒自己把它拉回到呼吸上來。老師說:能在心念跑掉5分鐘內,把它拉回來就可以了;也不必覺得沮喪,未受訓練的心就是如此的。


我依照方法很生疏地學習,心思就是常常會跑掉,察覺了,再把它抓回來。而在察覺鼻子週遭感受時,我只有時感受到「癢」的感覺,難得有其它的感覺,有些遲鈍。而參加禪坐,我最大的心理負擔就是盤腿打坐,根據過去的經驗,右小腿總是在半小時內就會麻到沒有知覺,而右大腿會開始抽痛。而我也好幾年不曾打坐過了。在這次打坐的前幾次,我打定主意,貫徹一小時不動,就讓它麻到不會麻,結果都讓我硬撐過關了;但後半段的心思都在麻痛的腿上,根本無法認真觀察呼吸。第三天下午就嘗試跪坐的方式,嘗試了3次,也可以一小時不變換姿勢,但結束時,兩個腳板發麻,更是難受!第四天下午就回復回來原來的盤坐姿勢,打定主意:就讓它麻到沒感覺吧!而這時事務長正好拿來一個氣墊給我,要我試試,看會不會舒服些。結果當天下午,我的右小腿竟然不麻了,只剩右大腿會抽痛,但那就比較好忍受了。因此,剩下的日子,由於對盤坐的顧忌減輕,也較能用功在課程學習上了。


第四天下午開始傳授「內觀法(Vipassana)」,要我們把注意力從頭頂順著臉部、後腦勺往下,由右肩膀到右手指,由左肩膀到左手指,由脖子往下到胸、腹部,由頸部經過背部到腰間,再經過身體下半部,由右大腿到右腳趾,由左大腿到左腳趾。循序由頭到腳,觀察全身每個部份所生起的感覺,一有感覺就繼續往下,不停留超過一分鐘,某個部位一分鐘沒有觀察到感覺,下次再來。往後幾天就針對這個觀察全身感受的方法,練習不同的方式:由頭到腳,再由腳到頭;對於身體對稱的部分同時觀察感受;快速地由頭到腳,再由腳到頭的掃過感受。而從頭到腳,從腳到頭,觀察身體的每一部份感受都是必要的練習。


我剛開始以為:身體的每一個部份如果不癢,或沒有觸感,那怎麼會有感受呢?真是苦差事啊!但還是照著方法練習,就以觸感和風吹過的感覺為主。而在第五天卻開始感受到異樣的感覺,當在觀察手和腳的感覺時,感覺到皮膚內的傳導感受,有輕微觸電的感覺,後來背部也開始有相同的感覺。我一直納悶這也算是身體得一種感覺嗎?會不會是幻覺或是自己的想像?也想說它會不會過一段時間就會消失掉了?直到第6天上午的禪坐,還是如此,只好預約去見助理老師。她告訴我:那也是身體的一種感受!不要懷疑!我也才釋懷,練習起來也有精神多了。後來在全身的其他部份也有感受到不同的微細感受,相對於痠痛的感覺,這些微細的感受需要我們全心的關照,才感受得到。


往後幾天,我都很認真地練習內觀法,雖然心還是會跑出很多想法來,但練習時的注意力還是不錯的。而每晚 葛印卡 老師的開示會針對當天的練習進度提出說明,講解這些身心感受的意義,要我們實際去體會感受的生滅,印證釋迦摩尼所證悟的道理。


在用心去觀察身體的感受時,感覺到這些身心的感受生滅無常,看不到一個不變的實體。而既然好的感覺與壞的感覺都是生滅無常的,那麼,對於好的感受的「貪愛」,以及對於壞的感受的「嗔恨」,也就都沒有了意義。


對於這些身體上生滅無常的感受,不管是好的感受,或是壞的感受,都是生滅無常的感受,只要觀察著它們的生滅,不再升起好惡之心,就是所謂的平等心。覺知與平等心是內觀法的雙翼,不可偏廢。只要以平等心,如實地觀察身心感受的生滅無常,就不會再有「貪愛」與「嗔恨」了。心沒有了「貪愛」與「嗔恨」,也不再「愚痴」,那就不會再「造業」,進而能消除「舊業」,而讓心逐漸清淨。


因此,內觀法是透過我們對身體感受的觀察,實際來了解我們身心的實相,從十二因緣法中的「受(感受)」,來破除執著,確實斬斷生死輪迴的苦鏈。也讓我們可以重新建立正確的生活的藝術,可以離苦得樂,直到究竟解脫。


剛來的前幾天,常會想像著家中當時的情況。7/12那個週日是興平山協到甲仙六義山健行的日子,當天想起他們好幾次呢!反而到了最後幾天,比較不想家。休息的時段,我喜歡在庭院裡散步,想著前一晚的開示,由於只聽了一遍,常會回想不起來其中的某些片段,連結不起來前後的因果關係。沒有書籍可以查閱,也不能與人討論,只能對照著內觀法的練習,勉強自圓其說,想說課程結束後,再來釐清楚了。


在課程的最後,教導慈悲觀(metta),在內觀法的放鬆身心下,祈願把這份正法中的安詳、快樂、功德、解脫分享給所有的眾生。在最後一天(7/18)上午9點的禪堂共修結束後,解除神聖的沉默,大家可以彼此講話了,但我卻有一陣子不知道要如何攀談起。中午有外叫的豐盛午餐,大家努力地吃,也吃不完,晚餐就繼續煮來吃。下午共修後,進行環境整裡,大家合力把前庭的雜草除去,希望參加下一期課程的學員們有更好的修習環境。晚間共修、開示後,看了一部影片,是關於美國一間女子監獄內,引進內觀課程,7位修習的受刑人,身心如何改變的紀錄片。我們也都經歷過相同的課程,有相同的身心體會,當然心有戚戚焉了!


我們這一期的內觀修習,氣氛一直很好,那種精進的用功讓人感受得到,所以,我想每個人都獲益良多。最後一晚,我們也做了心得分享,直到11點多,每個人都分享了他的修習心得與感受,算是一個圓滿的結束吧!事務長也徵得助理老師的同意,留下大家的聯絡資料,在修行的道路上,大家互相提攜。隔天回家後,當晚就收到事務長e-mail來的通訊錄了。


離開的早晨,4點半開始禪坐,然後是離別的開示。心裡還有些不捨的懷念呢!早餐後,大家相繼離開。事務長清洗坐墊直到他的車班到前10分鐘才離開,可是盡責到最後一刻,真令人「感心」!


在課程期間,法工們把我們照顧得無微不至,每天的精緻素食,雖然菜色不多,但色香味俱全,不輸專業餐廳。環境浴廁也隨時都整理得很乾淨,我們只須負責把內觀學好就行了。你說我們有多幸運呢!


回屏東時,順路搭載王大哥與法工李師姐回屏東,過茂林後,往沿山公路,由來義到潮州王大哥家。王大哥是我們之中年紀最大的學員,但用功的精神令我們佩服,坐在他後面的那位師兄,在心得分享時就說:看到王大哥這把年紀,不動就是不動,他怎麼敢動一下呢!再由潮州往萬丹,李師姐的車子放在公館派出所。李師姐已經參加過310日課程,4次法工。路上詢問她:如何踏上內觀這條路來?她竟然和我一樣,都是由於看了葛印卡「生活的藝術」這本書的緣故呢!我也問她:打坐到最後,會克服酸痛嗎?她說:師父說不可以告訴別人,要讓他們自己來體會。總之,路還是要自己走啦!何必問呢?到時候就知道了。


內觀的路還很長,但至少我們找到了正法。我這10天來同寢室的 鍾 老師說:以前不知道正法,心裡一直不甘願,好像我們修行的人是笨蛋;如今不管往後如何,死也無憾了。對我而言,能在佛學學理的哲學思辯以外,終於找到了實證的方法,也有了一些體會,想來有多麼的幸運啊!這是我的正法,就讓我用餘生來好好體會這個殊勝的法吧!


三十年來,漫漫學佛路,入門無處。


美輪山下,內觀禪堂,且將正法輕輕嚐。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clin 的頭像
yclin

笠頂山上

yc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